青岛养老城阳社会福利中心圣德老年护养院是目前市区规模较大、档次较高、收费相对较低的普惠型养老机构。

城阳社会福利中心圣德老年护养院

城阳社会福利中心圣德老年护养院

我们家的故事

我们家的故事

    一家、两家、三家……不到7年的时间,天南海北的老人们在城阳区社会福利中心凑成了830多人的“一大家子”。

    记得刚来福利中心配套的青岛颐徳康复医院工作,就听到护理员称呼老人“老爹”“老娘”,年轻的医生护士则称呼“爷爷”“奶奶”,和家属一起聊天经常会以“咱老妈”“咱老爸”这样开头,这是我在之前的工作经历中不曾用到的称谓,心头瞬间温暖。几年来,我体会到了这一大家子的互帮互助、其乐融融。

    11月11日常规核酸采样,到3号楼自理区盛姨的房间,看到她正趴在缝纫机上忙碌,我便好奇的问到:“盛姨,你还会这个呀,这为谁劳动呢?”她说这是小倪的裤子,给他修修裤脚。她口中的小倪是2号楼失智专区的一名护理员。这让我想到2年前,老伴因认知障碍要转到失智专区,这让盛姨内心非常矛盾,想要自己照顾老伴,但他的病情又严重影响盛姨的休息,与子女认真商讨后,最终转到失智专区。现在,在小倪他们的照护下老伴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非常好,盛姨也随时过去看看,毕竟住在一个院子里,很方便。

    平时,盛姨把小倪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到他的裤脚太长不利索,盛姨今天拿回来修一下。采完样我说:“盛姨你这是好人好事啊。”盛姨忙说:“小事小事,太小的事情了,我喜欢捯饬这些,你有什么需要整的尽管拿过来。有些老人的轮椅安全带破了,我还用旧牛仔裤给做了几个。”说来也巧,我说:“刚买的毛衣袖子脱线,正愁该怎么办呢!”盛姨很高兴的说:“拿来拿来,别管怎么弄肯定给你弄好。”

    第二天,看到完好的毛衣,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平日里,盛姨的热心可能温暖了更多的人。

 二

    前两天在医院病区走廊内,看到住院老人罗庆福的小妹妹罗姨帮我们擦地、打扫卫生。同事姚姐说:“这个大姐真好,经常帮我打扫卫生。”我跟罗姨说照顾老人就好,不用您来打扫,她笑着说反正这会儿也没事。

    今年3月份,91岁的罗庆福老人的女儿看了好多家养老机构都不太满意,最后选择我们这里,主要还是看好有医院,医疗更方便。住进来老人很高兴,他说没见过有哪家养老院的院子这么漂亮的,服务好、生活好,活动多,还参加过院里组织的比赛得过奖。近期,老人因为肺部有问题在1号楼住院,小妹妹就在这陪着,她说:“咱医院的服务真好,医生护士随叫随到,听着爷爷奶奶的叫着很亲切。他们都相当负责,一天来看好几回。那天还把王瑞道老教授请到房间来给我老哥看病,真的感动啊。这几天我老哥的病情稳定多了,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帮着打扫卫生,心里得劲。”

    罗庆福老人的女婿前段时间发生脑梗,也是在我们医院进行的康复,恢复的很好,已经出院回家。我在想很多时候到自己亲戚家也不会轻易去动人家的东西,何况打扫卫生,罗姨这是把我们当成家人了才会毫无顾忌的帮我们收拾卫生啊!

    11月7日,我们的安宁疗护病房收住了第一位患者,这也标志着我院正式开展临终关怀服务,这离不开社会的共鸣和实践者的积极探索。关于临终关怀,今天的主角是一位住养老人——刘阿波刘老师。

    2016年5月,刘阿波齐孟鶚夫妇入住到了青岛市城阳区社会福利中心。从人生初识到爱情变亲情,从牵手到历经岁月的相守,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一场离别。九月的一天,刘老师平静的说:“齐先生走了,他喜欢养老院的生活,喜欢看漂亮,喜欢看笑脸。在这里,晚年是幸福的。他是没有痛苦地回天家,一切完美!”

    刘老师在齐先生走后写下《我的“想和做”》心得,内容如下:每次去殡仪馆看到亲人送别时的悲泣欲绝,不由想到:人啊,不管你是谁,都得到这里签到打卡哟!既然如此,改变一下气氛,将这告别凡尘归天家的仪式弄得温馨些、祥和些行不行啊?这事不宜与他人商量,我盼能有机会试试(今生唯有这次是我能做主的),所以就有了我家的“温馨送别”这种另类的仪式,齐先生一定会高兴的!他很喜欢老婆孩子都穿的漂漂亮亮的,全家一起去散步。他喜欢看笑脸,我们哭,他会不开心的!

    刘老师在齐先生生前身后的各个阶段都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也为我们开展临终关怀服务提供莫大的启发和支持,尤其在齐先生去世后更是给我们不断提供临终关怀服务的一些文章和她的一些读帖感受,在这里分享一下她的一篇《读帖有感》:“咱群主姜素玲院长发《终点》一帖,带领我们老人和家属共同关注‘临终关怀’,很有必要,真好!无法否认的现状:对临终前的不惜代价地抢救(或称拼命折腾),对告别仪式的极尽排场……是送给逝者的,还是活人的社会舆论需要?大家都明白,关键是谁来说破!我们需要这一课:怎样引导人们走好人生‘最后一公里’(行动不便时)和‘最后一百米’(临终前的护养及最后的送别)?我们需要这方面的学习和讨论。完美人生三节点:优生、优育又能优死,才算完美的人生吧!临终关怀,让死亡变得温馨。城阳福利中心的‘三养’模式,将夕阳产业做出朝阳的绚丽,了不起!‘临终关怀’,城阳福利中心不仅在思考,也在行动,这是家庭和社会的福音!非常敬佩院方领军性的工作!”

    在人们如何送(走)好最后一公里的犹豫中,刘老师的温馨告别让我们肃然起敬,我们的临终关怀工作也在刘老师的关注中正式展开,或许更多有需要的家庭将在此完成生命“最好的告别”。

    文中的盛姨、罗庆福爷爷家人、刘老师都是我们这“一大家子”的美好代表,这种“美好”滋养着我们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